落叶莫扫,红叶知秋

落叶莫扫,红叶知秋

今天是第十周周日(确信),翻了一下博客日志似乎缺了上周的碎碎念。哦,那时候应该刚刚和酒罐子们聚餐完,快乐飞奔,然后…然后就不堪回忆了(据说我人跑丢了)……

今天去杨浦区体验了两条“落叶不扫”的街道,不过秋意未浓,落叶 🍂 还未铺满行道,拍到了锻炼中的长跑运动员以及一对父子。二人各骑一辆自行车,后轮卷起淡黄的银杏叶,思绪被拉回小时候父亲母亲骑车带我去练电子琴的时光,只不过那时地上应该是悬铃木的大片深棕色叶子。拍完照去江湾校区和阿翀约了饭,席间聊了聊科研方法和 NLP 的知识。有些收获,也有些羡慕,毕竟没有女朋友的我不能像翀神一样体谅、考虑对方要走的路(呜呜呜

由于这周过半时间都在长沙,周四晚赶回来后变忙碌起停滞不前的项目。居住在长沙的几天中,办了毕业生图像采集(嗯,见到了),请数院双星(锦锦和启扬)吃了个饭,并借机听了一节数院数理逻辑课程以及参与标兵答辩。其中留有遗憾的就是学院的优秀学生标兵答辩了,从“利益”的角度看,大四老狗完全不该耗费时间参与这个评比,没有加分,没有奖金,不会给简历增色多少。这可能也能解释为什么我这个绩点弱鸡可以拿到这个申请资格,因为高升的同学并不关心。但我去了,理由很简单,给自己正名。

“我想走到台上自信地分享我不同却又相同的历程,去鼓励那些被主流观点排斥,嗤笑其不懂得‘审时度势’,却坚定走自己的路的人。”

我相信我不是个例,所以我申请为这个群体发声。我有自觉自己的绩点并不突出,只有 14 而已(学年 24),不过我有自信准备的 Slides 充分发挥出了个人的优势,并将我三年所经历/付出的种种展示在舞台上。虽然结局很不理想,也明确告诉我刻板体制容不下我们这些“自由异类”,只会推举“统一标兵”。但我还是会走这条路,这是命运给予我的,我相信“少数个体”可以推动世界齿轮与规则前进,所以也希望你们也可以。

“真是神奇。很可能,生和死都不过取决于观察,取决于观察的远与近。比如,当一颗距离我们数十万光年的星星实际早已熄灭,它却正在我们的视野里度着它的青年时光。”白昼是魔法,让僵死的规则与预设的程序圈定行尸走肉。唯有黑夜降临。因而我盼望夜晚,盼望黑夜,盼望寂静中自由的到来。甚至盼望站到死中,去看生。

周六“带薪自习”赶了停滞不前的 AST 构造,总算弄出来个雏形可以写 Parser 和测例了。午饭又听师姐讲了些 Mentor 的事迹,就我个人而言,仅有的收获可能是可参考的经验以及一条教训:“永远不要做出精确判断,因为我们永远接收到的是片面信息”。即便在华为这样一个 251 事件与脑残粉缠身的公司,去细查其中,也有不少值得敬佩的人与反复上演的奇妙故事。我谈不上多喜欢/崇拜华为,但我有感觉这段实习经历远超我已放低的心理预期,以及自己当初的认识有多么浅薄。研究生结束(或者研三),我要肉身跳出这个物理环境,去感受大洋彼岸不同的学术氛围,一定。

以本周听的最频繁的一首歌作结尾:

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,

不敢让你看见,

嘴角那颗没落下的泪;

如果这是最后的一页,

在你离开之前,

能否让我把故事重写
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SA 4.0 协议 ,转载请注明出处!